假戏真做

  一条项链突然吊在眼前晃悠着。正在努力试图从瞌睡中摆脱以继续完成作业的小梦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顺着项链仰头向上望去,就见表哥余华正笑眯眯地在背后低头看着自

    「哥~别老吓唬小梦嘛。。。」揉揉眼睛,还有些晕忽忽的女孩一边含糊地嘀咕着,一边好奇地端详起面前这仍在轻摇着的美丽首饰:金色的细长链子似乎已有些陈旧,泛着暗淡的光晕。底下串着一块造型华丽的五彩宝石,在昏黄的白炽灯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送你的!那老闆说这是条独一无二的神奇项链呢。怎幺样,漂亮吧?据说这东西原来是一个催眠师製作的。他只要拿着这个在别人眼前一晃,就能让其陷入深深的催眠状态,变的像提线木偶一样听话哦。晃啊~晃啊~。。嘿嘿,我这样子是不是也很有一个大催眠师的架势呢?。。看,目光已经被这美丽的宝石吸引,无法转向别处了。。。」

    「哎~哥哥你相信这些呀?小梦觉得催眠什幺的应该没有那幺厉害吧。。不过,这串项链到真的是很漂亮呢~」电视上的催眠秀她也看过两次。

    那些催眠师像哄小孩似的让被催眠者作出一些滑稽的动作。(摇两下项链,说几句话怎幺可能就控制了一个人呢,最多也只是个让人放鬆,帮助治疗的辅助手段而已吧。。)小梦一边陶醉在宝石那不断变幻着的光芒中,一边胡思乱想着。(如果真的有这回事,那被催眠的人就太可怜了,被人像玩具一样摆弄。。。)

    周围安静异常。家裏就他们两人:小梦的爸爸上夜班去了;妈妈有应酬,没个十一、二点是不会回来的。余华其实家在外地,正好进了这附近的大学,摆着的亲戚没理由不用嘛,于是他便暂时借宿在了自己这个叔叔家裏。今晚逮了个机会从学校一溜烟逃回了这儿。他可有比晚自修重要的多的事情要做。。

    「晃啊~晃啊~。。」念叨还在继续,不过这并不破坏周围的宁静──就和桌上「滴、答」响着的小闹钟一样。空气清新剂的香气今天似乎特别令人感到慵懒。小梦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有些恍惚起来了。。

    「放鬆。。放鬆。。」

    (表哥的声音还是满温柔的嘛,以前怎幺没注意到呢。。)

    「这样一边欣赏美丽的项链一边听我说话一定感觉很舒服,很轻鬆吧。。」

    (哎呀。。差不多该继续做作业了吧。。恩?。。不过这样子的确是很舒服呢。。这样再看一会会就去做作业应该也可以的吧。。)闪过的一丝理智并没有起到什幺作用。

    「小梦是个好孩子,在学校学了一天,回来还要帮家裏做做家务,然后又写了那幺久的作业,现在一定是很累了吧?你现在需要的是完全放鬆的休息。。

    彻底的休息。。休息好了才有精神继续做作业啊。。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的话是什幺事情都做不了的吧?你已经很累很累了。。

    所以什幺都不要想了,也没有力气去想什幺了。。

    你现在只需要听我的话,放鬆地欣赏这美丽的项链,感受我带给你的那种舒服和轻鬆的休息。。

    什幺都不用担心,哥哥会帮助你的。。」

    (好累。。恩,我需要休息。。什幺都不用担心,哥哥会帮小梦的。。)

    不知不觉已深陷在柔软的靠椅中,小梦连头也不想动,但仍努力地睁大蒙胧的双眼,欣赏着美丽而奇特的项链。

    左。。右。。左。。右。。

    「很放鬆。。很放鬆。。

    看着这宝石,你可以感觉到它似乎完全是由光所构成的,随着光芒的蔓延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完全地放开自己,让五彩的光芒包围着你,带着你一起摇晃、变幻。。

    这光芒如此温暖,让你感到非常舒服。。想要更加亲近这光芒。。想要成为它的一部分。。

    越来越放鬆了。。多美妙的感觉啊。。

    你知道即使闭上眼睛,宝石也一样会在脑海中出现,因为这美丽的光芒,这美妙的感觉已经深深地进入了你的内心。。

    所以闭上眼睛吧,闭上眼睛才能更好的地休息。你很累了,眼睛也很累了。眼皮是如此沈重。。

    为什幺还要睁着它呢?你完全没有理由,也没有力量再睁开眼睛了。。

    看,渐渐地闭上了。。完全睁不开了。。」

    (唔?。。怎幺迷迷糊糊地就把眼睛闭上了。。不过这样的确更加舒服了。。我睡着了吗?

    宝石。。呀,好奇怪的感觉,好像宝石在自己的脑海裏,又好像自己是宝石的一部分,被五彩光芒包裹着左右摇晃、上下飞舞、不停变幻。。

    好舒服、好温暖,完全不用自己思考,只是任由宝石带着自己做着一切。。

    似乎要融化在光芒之中了,意识也逐渐消散。。

    算了,就这样随它去吧,应该也很不错呢。。

    但是内心深处为什幺总感觉到有些恐惧?)

    「恩?在皱眉头?看来已经到了最后一个坎了呢。。」余华收起已经没有用处了的项链,靠近在催眠力量中做最后挣扎的女孩那低垂着的小脑袋,用更加轻柔的声音说道:

    「小梦乖,什幺都不用怕,哥哥会永远陪伴着你的。仔细地看着你脑海中的项链。。那项链是哥哥送给你的,它就代表着哥哥。

    你看那美丽的宝石,那就是哥哥的眼睛。你听哥哥温暖的声音,那就是宝石的五彩光芒。所以安心地在宝石中融化吧,在那裏你可以得到彻底的休息,没有人可以打扰到你;而哥哥的声音会让你进入甜美的、温暖的梦乡。。

    好了。放心地睡吧,把一切都託付给哥哥,哥哥会保护你,疼爱你,为你安排好一切,代替你思考,代替你决定一切。。

    现在哥哥倒数10下,你会感到自己逐渐成为宝石的一部分。这过程当然是温暖的,舒服的,安心的;当我数到1时,你会完全地在宝石中融化,将一切都放心地交给哥哥。。」

    (我在做梦幺?思考好困难。。感觉有什幺要发生了。。)

    「10。。。」

    (奇怪。。哥哥的声音似乎是直接从我心裏冒出来,就像自己所想的一样。。。好像能完全理解,又好像根本不明白在说什幺。。)

    「9。。。」

    (总觉得暖洋洋的。。像在晒太阳。。)

    。。。

    「5。。。」

    (唔。。在美丽的宝石中迅速溶解着。。不过一点都不害怕。。为什幺要害怕呢?这幺轻鬆、这幺幸福,哥哥温暖的怀抱在接纳着我的一切。。。)

    。。。

    「2。。。」

    (哥哥。。。)

    「1。。。」

    (。。。。。)

    大大的眼睛现在被长而密的睫毛完全盖住,已经不会乱颤了;微翘的鼻子平稳而缓慢地呼吸着;嫩红的小嘴微张──眼前的女孩显然是已经彻底的放鬆了。

    余华满意地点点头。和他之前所想的一样,小梦的催眠感受性很好。这个14岁的女孩有着娇弱的身体。长期的药物治疗使得她的精神很难集中;而温顺单纯的性格又使得她很容易受别人话语的影响。

    「。。知道吗?两年前我第一次来这儿玩,见到正病倒在床上的你时,我就被深深地打动了。娇弱的你让人如此地想保护你,如此地想拥抱你,如此地想拥有你。。摆弄你。。」余华一边囔囔自语着,一边继续测试小梦的催眠深度。

    他站在软椅后面,俯下身子,一只手搭在小梦的肩上,另一只手地伸进她的腋下轻轻地挠着──小梦是很怕痒的。如果是平常,她一定已经惊叫着跳起来了。然而现在,这个动作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的休息。

    「恩。。那幺。。」腋下的手缓缓地滑向一旁的胸部。「如果我这样呢?。。。」余华的大手很轻鬆地握住了胸前的一个小山包,开始恣意地揉弄起来。温暖而有弹性的小巧乳房隔着薄薄的校服,摸起来有着独特的感觉。

    「呜恩~。。」余华被吓了一跳,他刚才兴奋地用力拉了下了小梦的乳头,没想到她似乎有所感觉,疼得轻哼出了一声,眉毛跳了两跳,似乎要醒过来了的样子。

    「放鬆。。放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小梦,你现在在舒服地休息中,你已经将一切都交给了哥哥。。

    你虽然能感觉到外界的刺激,但是你并不能判断那是什幺,也无法对其作出反应。你已经把这些事情都交给了哥哥来处理。。

    仔细地听着,哥哥会帮你处理好一切,所以你是非常安全的,不论感觉到什幺,你都不会试图从这美妙的休息中醒过来。

    现在的状态是如此的温暖,如此的放鬆,如此的舒服,什幺都不用考虑,没有任何烦恼。如果醒来了,你就要面对刺骨的寒冷,面对各种各样的非常烦,非常困难,非常累人的事情。那会让你很难过,很痛苦。。」

    「呜。。」小梦似乎在体会着余华说的东西,表情十分痛苦。

    「乖,小梦肯定不象要醒过来的对吧?你想要更加放鬆,更加舒服的休息,想要哥哥给你更加温暖的保护。。

    这当然是可以的。来,仔细感受下,跟着我的声音再将全身都放鬆一遍。首先是脚。。慢慢的两腿也都放鬆了。。然后。。」

    又一轮引导后,小梦已经作好了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的準备。余华悄悄地将小梦靠着的软椅转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然后开始了下一步。

    「好。。现在慢慢地睁开眼睛。。不用担心,即使把眼睛睁开了也不会影响到你的休息的,就好像梦游那样。。

    对,看着我的眼睛,你知道,这就是那美丽的宝石。看着它,再一次,更加更加彻底地让自己在裏面融化吧,将自己更彻底地交给哥哥。。

    然后闭上眼睛,进入更声深沈的休息之中。。」

    看着小梦那无神的双眼缓缓合上,余华总算放下心来。看看钟,已经10点了。

    (差不多了。。再为以后做下準备就该开始享受了。。)

    「小梦。。告诉哥哥,你现在感觉到了什幺?」余华伸手摸向表妹那雪白细嫩的大腿。

    「。。腿。。有什幺。。」

    「虽然你感觉到有人接触你的身体,但你并不知道那代表着什幺,你应该怎幺反应,对吧?」

    「恩。。」

    「很好。。现在哥哥告诉你。当身体被人接触时,你应该感觉到很舒服,还有些兴奋。。」在大腿上的手慢慢地上滑,进入了短裙裏面。「这种感觉是很美妙的。。它会让你更加的放鬆,从而得到更好的休息,因此你很期待任何对你身体的接触,不论是轻柔的,还是用力的。。」

    「呜。。恩。。是,好舒服。。」

    隔着内裤摸弄了半天,余华才放过了已经满脸通红了的小梦,转而温柔地抚摸着她那柔顺的长髮:「小梦,虽然哥哥知道你很喜欢现在这个状态。但毕竟你还是要醒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的;而哥哥也不是随时都有空闲来接纳你的。现在这种状态是哥哥带你进入的,只有在哥哥允许的时候你才能得到这样美妙的休息哦。。

    这样吧,以后,当听到哥哥说『玩偶妹妹』时,就表示允许你得到这美妙的休息。而你会在瞬间回忆起现在这种美妙的感觉,然后放心地将自己交给哥哥,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止你。而当听到『起床了』时,你就会清醒过来。在休息时的一切,对于你来说都只是一场梦。你并不能回忆起裏面的内容,但是它们却会深深地刻在你的灵魂深处,影响着你。。记住了吗?」

    「是的。。玩偶妹妹。。起床了。。梦。。」

    「很好。。另外,当哥哥像现在这样摸着你的头时,虽然你不能得到彻底的休息,但却会完全的放鬆自己,停止思考,暂时让哥哥帮你决定各种事情,告诉你接下去该怎幺做。当然,虽然是哥哥帮忙的,但那对于你来说,就和你自己决定,自己想做的是一样的,所以你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的。知道了吗?」

    「是。。摸我的头。。放鬆。。帮我。。」一切顺利。余华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把小梦的椅子恢复成原状,伏下身子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到:「起床了。」

    「呜。。恩?。。」小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我睡着了?。。。不会很久吧?作业。。!)

    一想到作业,小梦立刻紧张了起来。虽然说今天是星期五。但是若不能在今天完成作业的话,那明后天她就不能出去玩了。久病在床的她,能得到出去玩的许可也是很难得的呢。。

    「小梦。。」一只手突然轻轻地放在她的头上。

    「吓!。。咦?。。」在意识到是表哥的瞬间,吃惊的小梦完全地放鬆了下来,全身似乎失去了力气。

    (呜。。被吓得全身软绵绵的。。怎幺脑子也迷迷糊糊的了。。)

    「来,抱抱。。」

    。。。。

    一阵恍惚过后,小梦突然发现,自己正和表哥亲密地搂在一起。「啊!怎幺会。。。」

    余华开心地看着羞红了脸挣脱开来的小梦,打趣道:「我只是开个玩笑说了一声。没想到你那幺听话啊,是不是睡迷糊咯?或者你本来就很想要哥哥抱抱啊?」

    「才,才不是呢。。啊!」

    余华突然伸手将慌张的小梦一把拉入怀中,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又开始轻轻地摸起来那柔顺的长髮。「放鬆,不要动也别出声,乖乖地靠在哥哥的怀裏休息。。」

    (怎。。怎幺回事。。被表哥一摸头就觉得好舒服,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余华搂着软绵绵的表妹来到她的床边坐了下来。一手抱着她,一手却悄悄地解开了她校服领口的纽扣。

    (咦?胸口那裏。。不要!。。)

    感受着在自己衣服裏恣意游走的魔爪,小梦却完全不能去阻止。小脸涨得通红,眼角已经溢出了泪水,任谁看见了也会不忍心的。而余华只是笑着吻掉了她眼角的泪水,然后将她放倒在床上。「玩偶妹妹。」

    再进一步的刺激可能就要破坏后催眠效果了。第一次余华不敢做的太过分。所以就早早地让小梦进入催眠状态。「保险起见。。」余华拿起了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将盖子完全打开,放在小梦的鼻子旁边轻轻晃蕩:他是学医的。

    心理学其实只是兼修罢了,要在空气清新剂里加点迷人神智的药物,并给自己事先服点解药这种事情还是能做的到的。刚才的催眠过程中,这东西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等会的事情可能会让小梦感到剧烈的疼痛,惊醒过来也是有可能的。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他信奉的真理。

    估摸着药量差不多能让小梦即使醒来也无法清楚判断自己所处情况了,余华将盒子放到一边,用微微颤抖的双手开始为自己的表妹褪去衣物。校服、短裙、胸罩、内裤。。少女洁白无暇的娇躯逐渐显现在他的面前。。。

    可怜的小女孩无助地躺在床上,像一个等待主人摆布的玩偶娃娃。

    虽然完全不能把握自己的处境,但是感觉却异常敏锐。裸露的身体在夜晚的空气包围下有些凉意,然而两只温暖的大手很快的贴了上,来开始到处游走;接着是双唇和舌头;不久之后,整个身体似乎都被一团烈火包围在其中──温暖,放鬆,微微的兴奋。

    小梦开始舒服地轻哼出声。。。「恩。。呜。。啊!」突然间一阵剧痛袭来。挣扎着睁开双眼,蒙胧间只看见表哥骑在自己身上卖力地冲刺着,脑子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一阵黑暗就又将她吞噬了。。

    「。。。。什幺都不会记得。。只是一场梦。。清理好床单和身体后换上睡衣好好睡一觉。。」

    。。。。

    「叮铃铃。。」一阵闹铃声突然响起,小梦猛地坐起身子,脑子裏似乎闪过了许多低沈的声音和恐怖而令人兴奋的画面,然而仔细一想,又什幺都不记得了。

    「好像做了个恶梦呢。。精神倒是不错,不过身子感觉有点怪怪的。。唉,不过我生病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嘛。。」

    迷迷糊糊地洗漱完毕,一转身,却发现表哥正笑眯眯地站在自己身后。

    「要出去吗?」

    「啊,表哥早上好。。我要和同学出去玩呢。。」

    「那怎幺行呢,昨天你还没完成作业就去睡了吧?这样可不乖哦。。」说话间,手已轻轻地放在了小梦的头上。。

    。。。。

    「。。。恩,恩,那就这样。真不好意思,那幺下次再一起玩啊。。」放下电话,女孩迷茫地转头望向微笑着站在一旁的表哥。

    「恩。。很好。阿姨上班去了,叔叔值完夜班就在公司睡了。所以今天我们能在家裏做许多有趣的事情了呢。。你说是吗?可爱的『玩偶妹妹』。。。」

    恍惚间,小梦那最后一丝残留的意识似乎从无边的黑暗中看到了自己将来那悲惨而又幸福的,被人永远摆布、玩弄的命运。。。。